見眼前人不再是左慈,隨口敷衍道。

「哎……」

王二剛想要叫住周平,卻突然意識到自己好像有些不對勁。

「咦,我怎麼跑這來了。」

很顯然,沒有人會回答他這個問題。。大廈。

鳳煦,紅茶,晴夏和時宜坐在陽台上,玻璃茶几上放着生巧還有玫瑰花茶。

晴夏最先發現時宜的不對勁:「時宜,你這次過來怎麼了?為什麼我覺得你似乎有些心不在焉呢?你到底在想些什麼?」

時宜從坐在這裏開始,就一直望着遠方,並沒有參與她們的討論。

紅茶可是時宜公司的人,當下就關心起大老闆。

「時總,你是怎麼了,難道這段時間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紅茶跟晴夏一個是身份地位不夠,一個是從來都不關注這些事情,自然都不知道……

《重生后小祖宗A爆了》第五百八十一章二次元樂園 江燁腳步聲踏踏,在偌大的廠房中,迴音被無限放大,震耳欲聾。

他站在威哥面前,「三年前的事情,你可以不用說,我會查。」

「但是當你沒有任何利用價值的時候,我也不知道那個時候你的下場會是什麼。」江燁的聲音冷的沒有一絲溫度。

威哥的視線只能望見江燁的側臉,彷彿無盡的黑暗彷彿一眼望不到邊際。

「我說……我什麼都說。」威哥的聲音顫抖。

江燁立起身,背對著威哥,手中抽出一根煙,點上。

「三年前,京都有人來找到我。說讓我滅了王家的其中一支血脈,給我相應的好處。」

「他會帶來人手援助我,只需要我來打一個衝鋒即可。」

「這件事兒成,他會幫助我坐上地下皇帝的位置。」

「其他的事情,我什麼也不知道。」

他不過是用些年來的威名,在都城耀武揚威。

江燁眼神犀利,京都……

王家難道是做了什麼事情得罪了京都的人?

「你若是想知道事情的真相,何不去問問王家。」

王家出了這麼大的事情,最能清楚內幕的只能是王家。

「看好他。」江燁吩咐一聲,轉身離開大廠房。

他開著車回到市區,快速的拔掉司機身後的銀針。

司機躡手躡腳的醒來,揉揉惺忪的睡眼,「我怎麼睡著了?」

「興許是太困了,不過沒關係,這是車錢。」江燁遞上車錢,打開車門下去。

司機一臉懵逼的結過錢,望著江燁越來越遠的背影,嘆息一聲,「真是奇怪。」

江燁回到家裡,秦梔還沒回來。

張柳霞坐在電腦桌前,正在同學群里唇槍舌戰。

「今天新街心簽約合作,四大家族都去了。就連星空集團的廖總都露面了。」

「你們知道我看見誰了嗎?秦梔,張柳霞的閨女。」

「他們全家也不看看自己的地位,那種高級的簽約會所,也輪得到他們?」

班長跟程家的關係很好,一早就接到消息,新街新簽約對象只會是星空集團。

他嘆息一聲,在群里說道,「柳霞,你閨女不懂事,你也該跟他說說。這種場合真不該讓他去丟人現眼。」

張柳霞氣憤的說道,「你們胡說八道!」

「新街心的杜總已經跟我們秦氏簽訂了合約,今天晚上還是杜總送我們回來的。」

「……」

群里出現短時間的安靜,然後消息炸了。

「哈哈哈……」

「張柳霞,你是猴子請來搞笑的嗎?」

「杜總送你們回家?你認識杜總么?」

「她要是認識杜總,我馬上去吃屎。」

「我去倒立三十分鐘。」

張柳霞把唯一的一張跟杜總的合照甩到了群里。

「這就是鐵證。」

同學群里再一次陷入詭異的安靜。

「這張圖是p的吧。」

「就是啊,這也太假了。我剛剛還看見杜總在星空飯店吃飯,怎麼可能跟張柳霞同乘一輛車?」

張柳霞興奮的啪啪啪打字。

「沒錯,你怎麼沒看見我?我跟杜總在一塊呢。」

江燁好奇的問一句,「媽,你這是跟誰聊天呢?」

「同學群啊。」張柳霞心情不錯。

「你們的同學群不是解散了嗎?」江燁記得,他禁忌了所有人拉群的。

張柳霞呵呵一笑,「是解散了,不過我創了一個群,把他們拉了回來。」

「污衊我閨女,我怎麼能這麼輕易的放過他們。」

「明天就要開庭了,在家裡老老實實的。別出去,給我丟人現眼。」

張柳霞已經安排好,明天讓秦鵬開著艾迪拉跑車帶著他們一塊去法院。

她拿出手機,給杜謙打電話。

瞪了江燁一眼說道,「我給杜總打電話,你別給我插嘴。」

電話接通,杜謙的聲音從手機中傳出來,「誰?」

聲音冷漠又冰涼,透著高高在上的威懾力。

張柳霞輕咳一聲,底氣不足的說道,「杜總你好,我是秦梔的母親張劉霞。」

「明天,我要上法庭。不知道杜總有沒有時間到現場?」

張柳霞心想,杜總應該是很忙,或許根本不會有時間。

「不好意思,張伯母,我明天還有些事要處理。」

張柳霞開了免提,杜總的聲音從話筒中傳出來。

江燁眉頭皺起,「杜總,我是江燁,你明天不是正好要去法院辦點事么?既然順路,不如就耽誤您一會兒時間旁聽開庭。」

張柳霞惡狠狠的瞪著江燁,「你給我閉嘴!我跟杜總說話,有你什麼事?」

她轉臉著手機,卻十分的溫柔,「杜總,真是不好意思。您沒時間就算了。」

「我家女婿就是一廢物,他不懂事,您別聽他的。」

杜謙在電話對面汗流浹背。

他哪兒知道江燁在聽著電話,頓時汗毛都豎直了。

張柳霞大罵江燁一點兒也不含糊,他就嚇得雙腿直哆嗦。

江燁身家過億,新街新的董事長。

卻沒想到在家裡就是這種地位,而且脾氣好的一逼,竟然沒有反抗。

「不,我忽然想起來,明天確實要去法院。」杜謙的聲音有點不對勁。

「真的嗎?那真是太好了。」張劉霞歡喜雀躍的蹦起來,壓根兒沒聽出來哪不對勁。

說完,杜謙匆匆的掛了電話。

手掌上摸過腦袋,濕漉漉的一層汗。

張柳霞心情好,瞪了江燁一眼,也沒再說什麼。

秦梔進門,手中捧著一束鮮花。

她看一眼江燁,把鮮花放在桌上。

江燁端上一碗熱騰騰的米飯,放在桌上,「怎麼這麼晚才回來,還沒吃飯吧?」

他轉身回到廚房,接連又端上來三個菜。

秦梔咕嘟著嘴,一言不說的坐在飯桌上,悶著頭吃完飯,便踩穿著拖鞋上樓。

張柳霞興緻勃勃的喊秦梔,「秦梔,明天上法庭,杜總也去旁觀。」

「我就說杜總對你有意思,你還不相信。」

「不然他這麼忙,怎麼會答應這點小事?」

秦梔只聽見這話,臉色更加難看。

她滿腦子都是未婚妻的事情。

所以說她和江燁並沒有夫妻之實,但她心屬江燁。

他深知江燁不願同房,是怕給不了她美好的未來。

如果被江燁知道婚約,一定會跟她離婚。 金丹境九重!

這五個字說出來容易,但修鍊起來卻異常的困難。

如果沒有足夠的時間和足夠的資源,普通修鍊者想都不要去想。

要知道,即便是凌氏家族的族長凌天霸,也才區區只有金丹境五重。

還有,王毅和葛佳聰他們的領頭上司,擂台府衙的掌事,方子敬,同樣也只有金丹境五重。

凌天霸和方子敬的資源肯定不差,可他們就只是修鍊到金丹境五重。

可想而知,這金丹境九重,就是一座難以逾越的高山。

這一刻。

楊真忽然想到了端木雪。

端木雪,似乎就是金丹境九重的高手。

她都這麼這強大了,那她們端木家族,那該有多麼的強大?

這一瞬間,楊真對端木雪僅剩的一丁點想法和希望,都破滅了。

端木家族太可怕了!

「楊真!」

忽然,又一個叫聲傳來,打斷了楊真的思路。

是李園。

「楊真,我!十五天內,我竟然連續晉陞了五等級!」李園高興得幾乎就要蹦起來了,「我突破到了氣旋境六重!天啊!我要瘋了!十五天時間,突破五個等級!這……這……也太猛了!」

他說話都結巴了。

不過李園的這種情況,早已在眾人的預料之中。

修為越高,所需的靈氣就越多,等級提升就越慢,修為等級低,所需的靈氣就越少,那等級提升就越快。

王毅和葛佳聰二人修為最高,因此只晉陞了一個等級。

楊真的修為次之,因此晉陞兩個等級。

只有李園修為最低,原本他只有氣旋境一重,在十五天時間之內連續突破五六級,可以說非常輕鬆。

可即便如此,李園的這個修鍊速度也把楊真他們三個人羨慕得不行,誰都想要一次性連續晉陞五六個等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