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別怪我翻臉無情!」

「柳祿豐,你要叛門么?」大長老言辭銳利,柳祿豐渾然不在意的笑着,「叛不叛就在你一念之間嘍。」

「好了!」

直到此時,坐在金荷上的白眉老者緩緩睜開的雙眸。

霎時間。

整個門派的人都朝着他躬身,哪怕是柳祿豐也輕輕的低頭。

老者眼眸渾濁卻又好似閃爍精光,他抬眉看了柳言一眼。

「拜山者柳言,你可執意拜山。」

「請百荷門賜教!」柳言用着毋庸置疑的語氣回答。

聽到柳言的話,白眉老者才長長的吐了口氣,又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讓晚輩迎戰吧。」

叢林盡頭。

趙信和上官千初從林間鑽出,在趙信的衣領上還沾著幾片樹葉。

「門派都藏這種地方了,怪不得世俗的人都不知道。」

剛出山林趙信就忍不住驚嘆著,順手將衣服上的樹葉都打了下去,看着眼前如果世外桃源的景色不禁搖頭。

來的時候他還奇怪,幹嘛上官千初要親自帶他來。

回想他們來時的波折。

要不是她帶路,趙信還真找不到這。

「前面就是百荷門了。」

抱着佩劍的上官千初伸出白皙的手指,指著遠處的石梯開口。

「感謝感謝。」趙信笑着咧嘴,道,「你怎麼知道百荷門在這的,我問了不少江湖中人,他們聽都沒聽過百荷門。」

「問那麼多做什麼?」

上官千初抱着佩劍,腳尖輕點着地面朝著石梯掠去,趙信緊緊的跟在她的後面。

「我這不是好奇嘛。」

「我對你也很好奇,你一個世俗中人為何會有如此實力。還有你那天給我用的藥液是什麼藥液,你能跟我說么?」上官千初開口。

「你是不是抬杠?」趙信的臉頓時黑了下來。

「你問我就是好奇,我問你就是抬杠,你就是網上說的雙標吧。」

「得,我錯了,我不問了。」

以前還沒感覺出來,這女人長的絕美,嘴巴也是一絕。

雙標都說出來了。

轉念一想,上官千初說的也對,誰還能沒點不能說的秘密,趙信當時真就是單純就是感覺到好奇,並沒想要刨根問底。

趙信來這裏是為了找柳言的。

他在登石梯的時候,就沒有像柳言那樣有那麼多記憶可想。

至於他走的也是最中間的登仙梯。

他自然是不知道中間的石梯代表拜山,他會走這裏純粹就是按照正常人走樓梯的想法。

能走中間,幹嘛非要走兩邊。

這又沒有扶手。

來到中間平台。

趙信他們也看到了被柳言打碎的木匾,隱約間還能夠聽到山頂的打鬥之聲。

「你姐是來拜山的?」上官千初眉宇上揚,「你姐不是普通人么?」

「我現在也不確定我姐是不是普通人了。」

趙信心頭大急,看到這牌匾他就知道自己來晚了。

「趕快上山!」

「千萬不能讓我姐被欺負了!」 「pia~」

最後一隻在樹上飛奔鬼臉猴還在慶幸自己跑的快,不曾想,轉頭看向秦風的時候,被突入而來的霹靂閃電打個正著。

直勾勾的從樹上栽了下來,這也預示著近50隻鬼臉猴在秦風的攻擊性死傷殆盡。

這一刻,秦風高大威猛的形象,在群眾的心裏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

特別是之前支持秦風的觀眾,更是興奮不已,這不僅僅是秦風的勝利,更是眾人的勝利。

官方直播間

此時直播間的許願,激動的渾身戰慄,這簡直是天神下凡,神仙手段。

50隻鬼臉猴在秦風手裏猶如砍瓜切菜般不堪一擊。

「秦風贏了,秦風又一次打敗了天災。」

直播間許願首次為秦風發聲,這不僅僅是他的心聲,更是普羅大眾的心聲。

瞬間有了一種被壓制后,揚眉吐氣的感覺。

這一刻再也沒有質疑秦風的人了,因為這次是他一個人光明正大的打敗天災。

此時的姚鎮華握緊的雙手鬆了下來,自己知道秦風很強,但是沒有想到居然強大到如此地步。

如果自己遇到50隻鬼臉猴可能脫身尚且不易,但是秦風居然不費吹灰之力,全部斬殺。

如果自己是S級異能者,那麼秦風很有可能超過S級。

原本一直還以為自己是在高估秦風,沒想到秦風一次又一次打破自己的預估。

秦風的強大,顛覆了自己的認知。猶如一座高山,自己和他根本起不了攀比之心。

戰鬥已經結束

秦風瞬間變成原來的樣子,連續使用葫蘆娃技能讓秦風的體力有些不支。

凌霜獃獃的看着秦風,這一刻自己滿腦子都是這個男人。

他高大威猛的形象,他斬殺天災的形象,他保護自己的形象,已經留在深深的腦海里。

「愣著幹什麼,扶我一把會死呀。」秦風看着憨頭憨腦的凌霜,感覺這個小姑娘腦袋肯定有問題。

「哦~」凌霜吐了吐舌頭連忙跑過來扶著秦風。

「我還以為你不需要幫助呢。」嘟著嘴巴,望着天空一副得意洋洋的表情。

此時放鬆下來的觀眾難道這一幕,紛紛敲擊鍵盤送上祝福。

「果然郎才女貌天生一隊。」

「沒想到凌霜遇到秦風以後,就換了一副嘴臉。」

「我好想此時此刻和凌霜換一下,讓我扶一下秦風giegie,哪怕是死我也願意。」

「我覺得沒有一個女人,不想嫁給秦風。」

「女人?我特碼一個男人都想嫁給秦風,還能輪到女人?」

「你大爺的,你惡不噁心。」

「我可能已經愛上秦風了,此時此刻我必須唱一首歌(愛情一陣風)來表達我的心情。愛情親像一陣風,來無影啊去無蹤,呼我笑容,呼我悲傷,呼我怨嘆,在心中!」

「樓上的妹子,不穿泳衣的閩南歌是沒有靈魂的。」

「噗,樓上大才。」

「哈哈哈,我受過專業訓練,不論多好笑,我都不會笑的,哈哈哈!」

「……」

扶起秦風坐在一顆倒地的樹上,凌霜則重新拿起劍一臉謹慎的看着周圍。

秦風看着一臉認真嚴肅的凌霜差點沒有笑出來。

天地元素不斷灌進秦風體內,消耗一空的法力開始快速的增長。

過了大約一個小時左右秦風便站了起來,此時法力已經恢復到了百分之六十。

「走吧,我們快一些,能夠到達武隆天坑的庇護所,哪裏有住的和吃的。」

「有吃的?」一聽有吃的,凌霜歡快的大步向前,天災帶來的傷害早已經拋之腦後。

幾個小時后,秦風兩人不斷推進,中途都是一些低級天災,像子彈蟻和鬼臉猴這種天災也在沒有出現。

但是秦風知道,這只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不可能就這樣讓他們全身而退,肯定還有更厲害的天災等着他們。

雲市

政府會議室

蕭戰天、姚鎮華已經在會議室等著陳元初。除了除此之外還有雲市鎮主,武隆軍鎮使,以及一位蒙面的S級異能者站在主桌凳子後面。

從散發的氣息來看,這個s級異能者,不是一個弱手。

屏幕前的直播一直鎖定着秦風,幾人沒有發出聲響都觀看着直播,偶爾有一些工作人員敲擊著鍵盤在記錄什麼。

幾人過來的時候或多或少都知道這次開會的內容。

秦風,這個名字在華夏大地響亮的不能在響亮了。

但是在場的所有人,都看不透他真正的底線在哪裏。

「主席到!」

所有人都站了起來。

「坐吧,這裏沒有外人,大家就當這是一次茶話會,不必緊張。」陳元初笑了笑招手讓大家坐了下來。

「小姚,我經常關注直播,你把表現很不錯,能在一眾開荒人選中一眼就看中秦風,可見你的用心程度。」

「謝,主席誇獎。」姚鎮華想起身被陳元初揮手攔住了。

「大家都知道,最近天災暴動平凡,我接到信息了解到這是一次有組織有預謀的暴動,而這個人有可能就藏在我們之間。

有可能是政府人員,也有可能是吃瓜群眾。為了維護隊伍的純凈,所以我們高層必須挨個檢查。

檢查之前我想問問你們,你們對秦風怎麼看?」陳元初笑了笑,看向眾人。

「我不及也。」蕭戰天率先開口。

「哦?能讓你老蕭佩服的人,可沒有兩個。」

「秦風估計已經超越S級了,他一人獨佔50隻鬼臉猴的視頻想必主席已經看過了,如果是換成我,我沒有完全把握能夠戰勝。」蕭戰天說完就停止了嘴巴。

陳元初點了點頭,偏頭向身後蒙面的S級異能者問道。

「舟年,如果你遇到鬼臉猴,可有把握戰勝。」

「一刻鐘。」

一刻鐘?

在場所有人瞬間看向蒙面人,沒想到主席身後的人居然如此強大。

秦風都不止一刻鐘好吧,所有人肅然起敬。

「舟年,你覺得天災為何暴動?」

「應該有什麼需要天災守護,他們感覺到了秦風會威脅到他們。

比如產子,或者虛弱期,或者在進行深層次的進化等。」叫舟年的S級異能者侃侃而談。

蕭戰天看向姚鎮華,沒想到這個人這麼厲害,不僅抽絲剝繭了解到了真相,而且實力也強悍異常,不愧是主席身邊的人。

那麼到底是什麼原因呢?

蕭戰天陷入沉思。 艾麗莎記住方寧得話除了對戰什麼都不想,果然就真的不害怕了。

艾麗莎拿出精靈球放出第一隻精靈出來對戰:「該你出場了瑪力露。」